手機版

銅川政府網微信

當前位置: 美麗銅川 > 文化銅川
春臨沮河
發布時間:2018-03-07 08:56????作者:楊五貴????來源:銅川日報【字體:

  去年,微信上看到沮河的俯瞰照。長長的一條河道,被鮮花和流水簇擁著,蜿蜒橫陳。初覽,像一條五顏六色的彩帶,再細看,又似仙女的裙裾,飄逸而妙曼。
  面對此情此景,似夢似幻,亦假亦真。這還是熟悉的沮河嗎?真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我是在沮河邊出生的,又是喝著沮河水長大的,沮河對于我,猶魚之與水,是再熟悉不過的了,然而,現實就是現實,眼前的一景一物,看得見,摸得著,毋庸置疑,沮河的巨變著實超出了我當初的想象。
  說起來,我和沮河的確有著不解之緣,且千絲萬縷,心心相印。提起少年時代的沮河,恍若浮現眼前,觸手可及。那個年代的她,一時間靜若處子,羞澀靦腆,含情脈脈,儀態萬千;不過,一旦發起威來,又如千軍萬馬,奔突咆哮,一瀉千里,黃湯滾滾,摧枯拉朽。其變化之巨,前后判若“兩人”,實在令人捉摸不透。
  當今,隨著對沮河的不斷治理、不斷美化,她渾身上下,無不透露出一種少女別樣的柔情嫻靜、娟秀可人。不是嘛,有人稱其為“待嫁的新娘”,我看這一比喻既貼切又形象。
  耀州,自古以來就是一座與水結緣的城市。城緣水而興,水又數度毀城。千百年來,人們絞盡腦汁,煞費苦心,先是筑堤以防水患,然水患猛如虎,防不勝防;后來,甚至動起“鑄造鐵牛”這一奇招,妄圖以這一神物鎮住水妖,保護城池,不過,方法用盡,全都無濟于事,無可奈何之下,只好打算“遷城于原上”。
  歷史的發展,時代的進步,人們戰勝自然的力量日益強勁,曾幾何時,沮河變得如此服服帖帖,含情脈脈、柔情萬種。初春,暖陽照耀下的沮河,像一位剛出浴的美人兒,只見她伸了伸懶腰,秀發披肩,明眸皓齒,翠煙繚繞、靜嫻毓秀,分外惹人垂憐。
  行走在沮河道上,早鶯爭樹,新燕啄泥,草木萌動,秀色可餐。遠望,白云繚繞,山色空蒙,孤島二三,青松婆娑。時值“東風疏柳,酥雨潤階”時節,西橋邊上那千里迢迢、遠道而來的塞上柳,早已耐不住寂寞,迎風舞動起了婀娜的身姿,和春光并明媚。
  至若傍晚,夕陽西下,沿沮河道溯流而上,更見清水流波,浮光躍金,靜影沉璧,熠熠生輝。那透水而出的鵝石,波光粼粼,參差縱橫,那些叫不上名字的水草兒,早從石縫中擠出碧綠的嫩芽,探頭探腦,一派生機勃勃,昭示著生命的又一次輪回。
  河道春意盎然,石堤肅立夾岸,倒影寒清,云影橫斜。微風吹過,雖已枯黃的蘆葦,依舊搖曳生姿,這一切,多么像幅幅美妙的橫批畫,一時間,心中的詩情畫意,油然而生,浮想聯翩。
  眼前似乎走來了唐代的鄉黨柳公權、北宋的范寬,還有那不遠萬里、來耀知州的清代李銓,就是這位才情橫溢的“市長先生”,用其生花妙筆,摹狀了當年“錦陽川”的秀麗風光,讓當代的我們,百年之后仍可窺見古代耀州沮河河道的秀美。我真想來一次時光的穿越,和這幾位先賢偕肩并行,用地道的耀州鄉音交流,款款相談,盡訴沮河古代的積麗疊翠和當今的柔情蜜意。
  “一抹淺黃眼前過,沮水冷暖鳥自知。”“撲愣愣”一聲嘶鳴直貫耳際,原來是棲息在河道的水鳥兒劃破了這里的寂靜。瀲滟春日,鶯飛草長,鳥兒也悄悄地醞釀著愛情,翩翩起舞,風姿綽約。
  真是說不完道不盡,無限風光在眼前。沮河初春的美,還是讓那隔葉的黃鸝慢慢地訴說去吧。



[網絡編輯:喬誠]
[信息審核:賀萌穎]
分享給好友閱讀:
版權所有:銅川市人民政府 組織建設:銅川市人民政府辦公室 運行維護:銅川市政務信息化服務中心
地址:銅川市新區正陽路9號 郵編:727031 投稿郵箱:tc3183128@163.com 
網站運維:0919-3183142 資訊中心:0919-3183922 信息公開:0919-3183601 互動交流:0919-3183605
陜公網安備 61020402000102號 陜ICP備09018839號 網站標識碼:6102000017
您是第 位訪問本網站 網站地圖   
彩神彩票-入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