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版

銅川政府網微信

當前位置: 美麗銅川 > 文化銅川
古鎮陶心
發布時間:2018-02-26 17:40????作者:????來源:人民日報【字體:

  我對陳爐古鎮的印象開始模糊。處暑去的,提筆已小寒,中間隔了好幾個節氣。環抱古鎮的低山、梁塬、丘陵,我離開后仿佛日漸風化,那些院落、窯場、煙囪,也似單薄了許多。我又驚奇,我對古鎮的印象,有的弱了平淡了,有的卻清晰了放大了。大腦仿佛甄別過放棄過,就為騰地方安放忘卻不了的。
  到陳爐古鎮是路過銅川王益區時,聽說附近有個村落因“陶爐陳列”得名,我好奇它是耀州窯唯一尚在制瓷的舊址。耀州瓷曾伴隨駝鈴走向世界,如今,“一帶一路”成為時代的潮流,不看看,我覺得是一種與當下脫節的遺憾。站在塬頂遠眺,入鎮一條小路,忽下忽上、忽左忽右,路一邊住人家,路那一邊,平平的房頂,高高的煙囪。窯上疊窯,人家上有人家,是古鎮建筑的風格和特色。當時叫我極驚詫的,卻是古鎮的顏色。
  夏日渭北,哪有村落看起來不綠的。參天的崖柏,滿塬的花草,房前屋后、墻頭地縫有碧色擠出。陳爐,其實不缺郁郁蓊蓊。可我感覺,有紅地毯鋪在地上,有紅綢緞舞在塬上,有紅燈籠掛在眼前,甚至有窯火蔓延腳邊。這里砌窯的紅磚,長、寬、高都比別處要大,這讓身體結實、祖業厚實、人心篤實的愿景,更加顯眼更加強烈;然而,加重和放大紅色的,卻是肥嘟嘟,像極了腰鼓、水桶的一種物件。有人家用它砌成四面院墻,圓鼓鼓疊加紅彤彤,宛若好客的笑臉四處綻放。有的人家壘了柵欄,墻頭渾似騎著一排肚皮滾圓的娃娃。也有人家用來裝飾了門楣和窗欞,小日子看著熱乎乎、暖烘烘的。還有碼成花鳥蟲魚寓意吉祥的圖案。最多見的,是填上泥土作了花盆,不種花草,紅辣椒、綠蒜苗迫不及待要調劑人們生活似的瘋長。懂行人說,這叫匣缽。瓷器摶泥成型,轉輪就制,亦如嬰兒墜地,幼苗破土。宿命的陶冶和烈火的考驗面前,是匣缽父兄一樣將瓷器攬進懷里,悉心庇護,同甘共苦,成全一種溫潤如玉的質,成就一份流光溢彩的美,也成長了一抹引人注目的赤子朱色。紅,是烈火真金的紅,是磊落胸懷的紅,是勞苦功高的紅,也是鞠躬盡瘁的紅。我為匣缽在陳爐的當紅不讓肅然。我感動陳爐人知恩圖報、不離不棄的善良。匠心獨具的鑲嵌,感恩戴德的堆砌,物盡其用的大美,還體現在陳爐人對待殘損的瓷片上。這里,臺階是瓷的,水溝是瓷的,地面是瓷片兒一點點鋪成的,自信“舉世無雙”、憧憬“一路平安”的文字圖案,古色古香,曲折迂回。
  有一戶,院落干凈,匣缽做成的花盆,齊刷刷擺放墻根,一溜兒青花瓷的缸,滿開大朵大朵的碗蓮。祖孫二人在家。奶奶在窯洞前陰涼處正摘韭菜,她頭發銀白,面容慈祥,印堂刮痧揪的紅印兒還未褪盡。八九歲的孫子趴在炕上,面前擺了書本,眼睛瞅著電視。三個游客屋里屋外一番參觀,不知受什么觸動,突然提出,要為老人照相。也許,對生活的滿足無需額外形式的展示,也許,孫子剛放下書包等著吃飯呢,老人笑而不語,連連擺手。他們誠懇又急切,說都是美術學院的老師,感慨黃土文化的厚重,想把典雅爛漫的陶瓷藝術、質樸純真的窯洞文化,也想把好客熱情的陳爐人一并攝錄下來,帶回校園,帶給學生……我敢肯定,絕不是這番話,而是他們面上的神色,讓她放下手上的菜,忙著整理毫不凌亂的頭發。誰知,孫子隔墻能看見一樣,大聲提醒“我餓得很,你快做飯嘛”。這一幕令我想起,有一次到一處名勝旅游,朋友的茶水喝干了,找景區的商店續杯開水,連著被幾家拒絕,遂感嘆人心不古。我當時倒理解店主們的為難,我同情的天平現在也為率真的小家伙傾斜:每天面對無數的人,每個請求都不加拒絕的話,舉手之勞也是浩繁的工程。足足有十來分鐘,老人像個群眾演員,拘謹而聽從指揮,孫子則用高一聲低一聲“別照了”“快做飯”的叫喚,表達回到正常生活軌道的期盼。我不知道,日后這些美術老師會不會告訴自己的學生,當時伴隨快門歡快響起的,有一遍一遍輕言細語的安慰,有一聲一聲腳在炕頭不斷制造的“炕意”。同學們!包括了畫面之外的聲音與互動,才是這一幀幀民俗圖畫的完整內容。
  陳爐燒制的碗、盤、盆、罐、壇、燈、盒、爐、缸、杯、甕,圖案簡樸,線條寬粗,手法古樸卻老辣,最有生活氣息。吃撈面的海碗,比我家盥洗池的臉盆都大,街道上的路燈,陶瓷做的燈罩,連路邊的垃圾箱,也是瓷的。陳爐幾乎家家燒瓷器售瓷器,卻少見拼命推銷和圍堵兜售,店主似乎都有更重要的事做。我準備新買一把茶壺,掌柜的蹲在街邊,舉著護眼面罩,電焊一扇櫥窗。我挑選好,他報完價扭頭接著干。我是習慣討價還價的,他再不回頭,甕聲甕氣傳出一句“我沒多要你的”。起初不很熱情,不影響成交后的耐心。壺和蓋,他拿了舊報紙裹緊放入盒子,又用比物品大好幾倍的泡沫填充固定,自信“哪怕運到美國也碎不了”。我們吃飯的隔壁,是同一老板娘經營的瓷器門面。她家的“饸饹”最有特色,老料熬出來的湯味,香得醇厚。吃飯的人多,隔壁很難照顧,有人問價,她斜身從側門掃一眼,有人還價,她大喊“沒有多要你的”,然后,咯咯咯直笑,仿佛對還不成價表達歉意。不專門看管,多是盈手可握的玩意兒,不怕順手牽羊?她像聽說不可思議的一件事,“那怎么可能”,咯咯咯又笑。笑聲聽得出來,是世道人心的底氣,是人心向善的自信。我為自己狹隘的猜疑害羞。
  據載,陳爐當年“瓷場自麓至巔,東西三里,南北綿延五里,爐火晝夜不熄,彌夜皆明,山外遠眺,瑩瑩然一鰲山燈也”。山,像點著了,那是怎樣壯觀又火熱的燒窯場景,如今只能依靠想象了。聽燒陶人介紹,一件瓷器的制成,從練泥開始,要經過拉坯,印坯,曬坯,再經刻花和施釉等等十幾個步驟,還要經過爐火的燒煉,往往耗時月余。可惜我沒有機會親眼得見,幸好,鎮上有樂陶陶吧可供體驗做陶的基本步驟。找到一家時,一個小女孩已經在拉坯輪前開始體驗了。隨著木輪的旋轉,泥胎在手中帽子樣長高。屋中間,一攤泥小山樣的高,一個工人澆水,翻攪,再稀釋,再翻攪,瞅時機,送泥到體驗者手邊。手隨泥走,泥隨手變,每個變化都引起小姑娘一聲尖叫。一次,一撮頭發散落到臉上,媽媽幫她盤了起來,一次,滿是泥的小手背在身后,吸吮媽媽手里的飲料。讓人感動的,是五十多歲的這個工人,一下也沒有停止手上的動作,他沒有因為天氣炎熱,沒有因對方是個孩子,也沒有因為是玩耍性質的體驗,就潦草和敷衍。能看見,他汗水打濕的鬢角和胳膊,隨著動作一閃一閃發亮……姑娘的“作品”用微波爐加熱定型,是要帶回家去的。這樣真好。這樣最好。好就好在,共同的勞動成果被凝聚固定了,汗水和熱情有了見證的載體。我想,會不會有那么一天,在家中某個地方,這件稚嫩的作品,突然闖入她的眼簾,小姑娘,或者,已經長成大姑娘的她,一下回憶起這個夏天,回憶起古鎮陳爐的這一幕,意識到,留在“作品”里的,其實是古鎮人的陶心啊。



[網絡編輯:喬誠]
[信息審核:賀萌穎]
分享給好友閱讀:
版權所有:銅川市人民政府 組織建設:銅川市人民政府辦公室 運行維護:銅川市政務信息化服務中心
地址:銅川市新區正陽路9號 郵編:727031 投稿郵箱:tc3183128@163.com 
網站運維:0919-3183142 資訊中心:0919-3183922 信息公開:0919-3183601 互動交流:0919-3183605
陜公網安備 61020402000102號 陜ICP備09018839號 網站標識碼:6102000017
您是第 位訪問本網站 網站地圖   
彩神彩票-入口